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明月照禅心

月光,音乐,清茶,书香。一颗心,安静,干净。也许这样就可以一生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惜分飞   

2010-02-23 16:34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惜分飞诗词欣赏:

 

     惜分飞 

   毛滂

     泪湿阑干花著露。愁到眉峰碧聚。

             此恨平分取。更无言语空相觑。  

      断雨残云无意绪。寂寞朝朝暮暮。

   今夜山深处。断魂分付潮回去。

 

格:双调五十字,前后段各四句,

四仄韵 中仄中平平中仄(韵) 中仄中平中仄(韵)

中仄平平仄(韵)仄平中仄平平仄(韵)

中中中中平中仄(韵) 中仄中平中仄(韵)

中仄平平仄(韵)仄平中仄平平仄(韵)

  此格为此词正体,宋、元人俱照此填,其余添字,皆变体也。

   “此恨平分取,更无语言空相觑”。只此一句,多少爱恨别愁,此时无声胜有声,世人皆明。天玄地黄,世事难测,变更中唯“无奈”乃亘古不变的主题。无奈呵,无奈,波涛汹涌中,奈何桥何以承载?唯有孟婆汤!只是有些人,有些事,怎一碗“孟婆汤”了得?所以,古今中外,纵横千载,终免不了“今夜山深处,断魂分付潮回去”的一幕又一幕。
 
  曾经,贫苦的杜拉斯在西贡情窦初开,经年后,孔东南飞的情人刻意再见,但见红颜尽逝,仍脱口而出:我认识你,永远记得你,那时,你还很年轻,人人都说你美,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,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。因为爱,而甘愿承担;因为无法承担,而愧疚自责,夜夜泣血,才能脱口如此。杜拉斯终是幸运的,而此种幸运多远在异国他乡。
 
  曾经,美丽的唐婉满心欢喜地执子之手,期翼着与子偕老,陆家婆婆却教儿曰:不如意事常千万。千是棒打鸳鸯,恩爱两绝,偶得沈园一见,也只能遣仆人至送酒肴,远远地更无言语空相觑。不久,即在声声“瞒瞒瞒”中郁郁而终,而陆游的难以释怀之痛,竟在“错错错”中成就千年绝叹,让人唏嘘不已。
 
  曾经,活泼的珍儿宛如春日里的一米阳光,不经意间照亮了禁官高墙内帝王愁苦的眼,只可惜春日苦短,   良辰美景奈何天?高墙内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,宠柳娇花怎能敌过?于是,风华正茂之弦于井中嘎然而止,贵为帝王又何如?自此,形影相吊,茕茕子立,伶仃孤苦之情向谁诉?唯有郑重传召:死后合葬。谁人不知,葬的是千百个日夜仪容端庄、厚事君主的回忆与不堪!葬的是千百个日夜思君不得、情深不寿的相思多红泪!
 
  曾经,曾经,三生石上记满你我前世今生,人间种种皆成定数。当命运之手强推你我各奔东西时,无人可躲,无处可藏,慧如灵童转世,也只能仰天长问: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?况我等凡夫俗子!
 
  于是乎!
 
  气势磅礴,奔流直下的人生长河里,当我们几经沉浮,终于可以从水流湍急中挣扎而出,放眼望去,白茫茫大地上,总有一草、一木、一石、一径,或一颦、一笑,似曾相识,又些许恍惚,莫名的心痛哀伤,如鲠在喉,正吞吐两难间,突然记忆之门洞开,往事一泻千里,原来那伤痛,蛰居心底,从未愈合,且随时光流逝,早已浸入五脏六腑,愈是山深人静时,愈是刻骨铭心苦。
 
  红尘多苦,苦的是此恨平分取;红尘多累,累的是逆转潮头,远托残魂入梦去!苦也累,累也罢,皆因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若非如此,必有喟叹如斯: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这才是人世间最不堪的情,倒不如,就如此这般,天隔一方,痛断肝肠,生生世世,悲欢轮回,痴缠不休。
 

     很喜欢那篇文章,前世五百次的回眸,才换来今世的擦身而过。今世人来人往,不知前世回眸过多少次?那些与已有情又失情的人,可是前世回眸不够,才不能相守一生?多少次与某人有情、有爱、有恨、有怨,那是前世怎样的回首?遇上谁,爱上谁,那是我们前世积下的缘分, 有前世今生定有来世,今生爱恨的人,来世谁将会是那个相恋的人? 这一世,遇到什么,发生什么,那是我前世已埋下的伏笔,无论悲也好喜也好,是定数。不能如愿地与深爱的人相爱到老,定是我前世修缘不够。那么,在我的来世,我将做些什么准备?才能修得共枕眠的爱人? 今世我得为谁回眸多少次,才能在下一世与他相遇?

     何处能凝结忧愁?那是离人的心上笼罩了寒秋。就像那肥大的芭蕉,纵然没有冷雨沥漓,它也像遭了凄风侵陵而声切切。往事如烟幻灭,欢情皆休。繁花成空,随着逝去的 烟水漂流,不知道归与何处。不堪再回首了,屏弃了自己的忧伤,深深的在月下祝福。在另一个鸟语花香的地方,你一定是无忧的,快乐的。也许你并没有消失,只是我们彼此生活在两个空间,不能在相见,却可以永远的思念。也许有一天你突然入我梦时,我想我不会惊讶,我会轻轻的问候一句;你今夜的梦里,我也刚好想去。
  
   残月还在树林的枝梢穿行,朦胧的霓红依旧无绪。冬衣单薄,窗前的我睹物伤情,泪痕上的白色霜花冻凝,残存的酒力已弱,难以抵抗冬日夜晚的凛寒。我总在追思怀念她和我离别以后,定然是心事万千的重重,难寻觅一只离群的孤鸿来来为我传送消息。苦叹一声。料想我也只有只身漂泊岁寒霜冷了。怨月之圆缺,恨花之枯荣,伤伊之远去,我为你们奠念一生。

   泪湿阑干花著露,愁到眉峰碧聚。此恨平分取,更无言语空相觑。!

   凤凰博报     摘录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